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療法簡介 憂鬱症 心醫主題發佈區 線上諮詢 病友討論區 媒體報導 公佈欄 來去拉菲爾人本診所 系統管理 寫信給我

| 回上一頁 |
弱視治療經驗談
新進7天訊息雖然自己不是眼科醫師,但是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讀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研究所時,就跟隨公衛系教授對高雄市學童、原住民學童及澎湖離島學童做視力問題研究。那時的學童近視問題就已經很嚴重了,深感醫學雖進步,但卻仍缺乏有效的控制與治療方法,因此當時即已興起我投入研究近視與弱視治療的念頭。

經過二十多年的行醫與研究,終於在視力問題的研究上有了比較大的突破,無論是弱視治療或近視控制,都可以從神經理論的觀點提出更有效的解決方案。以弱視為例,醫學上已了解弱視是源自於腦部與神經系統的問題,但卻無法針對神經與腦部做治療,除了配鏡矯正外,至今仍只能透過遮眼與繪圖訓練等類似復健的方法,不但效果緩慢,而且兒童的配合度不高,很可能就因此錯過治療的黃金期,導致終身性的弱視。而我的研究卻發現不但眼球肌肉、血液循環等可以透過神經來調控,大腦是視覺區也可以透過體表的神經點予以刺激,可加速弱視的治療,效果也比較好。

眼睛為靈魂之窗,視力對於學習或生活工作都是最重要的感覺器官,視力不好將導致一生的競爭力變弱。從許多家長治療前的焦慮與治療後的喜悅,不難看出視力的重要性:

「婷藝是我們家唯一的孩子,爸比當她是掌上明珠。她的出生,讓我們的生活充滿歡樂與幸福,一家其樂融融。然而在四歲時,我發現她看電視時經常跑到前面,走路也容易撞到東西,覺得不太對勁,所以就帶她去給眼科醫生檢查。醫生說她的遠視和散光都很深,視力才0.2,已經變成弱視了,需要儘快治療。要我們幫她配眼鏡,而且一輩子都需要戴眼鏡。天啊!這麼漂亮的小臉蛋,竟然從小就要開始戴一輩子的眼鏡,對我和她爸比而言有如晴天霹靂,當下不知所措簡直亂了方寸。所以就開始找看看,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不要戴眼鏡,穴道按摩、眼球運動、健康食品、明目中藥什麼都嘗試過,將近一年的時間也花了快十萬元。其中穴道按摩似乎有些效果,在那邊的檢查說視力從0.2已經進步到0.6了,所以我們又再帶她回眼科去檢查,看看是不是可以不必戴眼鏡了,沒想到眼科檢查的結果還是只有0.3。醫生說如果現在不戴眼鏡,有可能一輩子都是弱視,以後戴眼鏡也沒有用了,這可真嚇壞了我們。

就在眼科醫生詳細解說弱視的發生原理與治療方式之後,我們也只好乖乖地聽醫生的話,除了配眼鏡外,還兩眼輪流每天遮眼睛,一年後似乎進展有限,視力也才到0.4。這時候我們又慌了,醫生告訴我們弱視治療的黃金期是3到6歲,婷藝已經6歲了,難道真的這輩子都會是弱視嗎?她爺爺奶奶怪我們不早點給她戴眼鏡,我們也很懊惱竟相信江湖郎中的話。一年當中醫生也要我們帶她去做弱視繪圖訓練,但是他也不敢保證可以治好,於是我心裡不斷出現不祥的念頭,諸如她會不會瞎掉等等,我竟然開始失眠了。

後來是我姐夫告訴我,他同事的小孩也是弱視,聽說是用一種物理治療治好的。我託他幫我問是在那裡治療的,就這樣我帶婷藝到光點診所去找黃院長。經過檢查之後,黃院長信心滿滿地說,依照他過去治療弱視的經驗,婷藝的弱視採用他的相應神經調節療法治療,應該可以在三到四個月內治好。當時我實在無法相信,大醫院的眼科醫師都沒有把握了,這種沒聽過的新療法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可以治好?所以當下我們也不敢再病急亂投醫,深怕錯過了治療的時機,毀了婷藝一輩子的幸福,我們將會愧疚一輩子。我開始向姐夫的同事打聽,也親自偷偷問了多位正在光點治療的小朋友家長,得到的評價都是很有效。所以我再次將我擔心的事向黃院長說明,因為過去耽誤了近一年的治療黃金期,雖然這個治療只有三四個月,但是婷藝已經6歲了,眼科醫生好像判她死刑一樣。他告訴我如果不放心,眼科醫生建議婷藝的治療方式雖然成效緩慢,但都可以同步治療,這樣就沒有我擔心錯過正統治療的疑慮了,而且還多了一個治好的機會。心想已經沒有其他方法了,更何況眼科醫生也已束手無策,那就放手一搏吧。

於是開始了每星期三天帶婷藝去光點的治療,兩個禮拜後檢查視力,結果有些進步,視力已經有0.5。但是有先前穴道按摩的經驗,我不太敢相信。做完一個月療程後視力進步到0.6,我又帶去眼科檢查確定是有進步,所以接下來進行了第二個月療程,視力又進步到0.7,三個月後視力已經可以看到0.8,真的像黃院長預期的把弱視治好了。此時我請黃院長繼續再幫婷藝治療,黃院長說應該可以不必繼續治療,但是我實在是太擔心了,所以還是堅持做了第四個療程,沒想到視力又進步到0.9。

這件事是我有生以來最折磨最憂心的事,短短一年半有如迷失在茫茫大海之中,就在絕望之際,突然看到了陸地的燈塔,這個燈塔就是光點診所,心裡對黃院長的感激真是無法以筆墨形容,所以決定將我們的親身經歷寫出來,讓與我們有類似遭遇的小朋友家長知道有這種新療法,也提醒弱視小朋友的家長千萬要早點找對治療方式,以免遺憾終生。

婷藝媽媽 2008/11/28 」

這種創新療法的特色是療效快,而且治療方法既簡便舒適又去除了以往治療方式的痛苦,治療期間只要三個月,而且在初治療階段就可以見到顯著的效果,不必遮蓋眼睛,不必點眼藥水,一點也不會造成學童的不便,因此接受度很高。此外,這個療法還突破了九歲的限制,九歲以上治療仍然有效。以下這位小朋友就是已經9歲了:

「我的兒子在四歲時就因為兩眼近視加高度散光戴眼鏡矯正,視力從裸視0.3-04進步到矯正可以0.7-0.9,這樣維持到去年8歲,眼科醫師說雖然無法矯正到1.0,但是弱視的治療算是可以了。但是今年學校檢查的結果視力又退步到0.4,帶回去找眼科醫師看,再怎麼配眼鏡調整都一樣最好只到0.4,他只說一般不太可能發生這種情形,問他什麼原因,醫師說不知道,問醫師怎麼辦,他說已經9歲了,各種弱視治療的方法對他應該效果都有限了。所以我們就又再帶小孩到長庚醫院做詳細的檢查,結果還是查不出原因,也不開藥不給治療,讓我們做家長的不知所措十分慌張。
於是我們只能自力救濟,很認真地上網去搜尋資料,除了了解為什麼會造成弱視,也找看看有沒有其他療法可以治療弱視的。無意間看到雅虎知識有人討論光點診所的新療法,於是就到黃忠信醫師的網站仔細了解,發現這種新的神經調節法可以治療很多病,所以就帶小孩到光點診所就診。經過檢查,黃醫師也說這是很特殊的案例,可能要治療看看才知道效果,不過應該一個療程就可以知道是否有效。因為黃醫師說可以同時治療我小孩的過敏性鼻炎,所以我們就決定治療一個療程看看,結果呢?不但過敏性鼻炎大大改善,視力也神奇地進步到0.63,讓我們覺得不可置信。於是就再進行了第二及第三個療程,視力繼續進步到0.8,已經恢復衰退前的水準,過敏的症狀也幾乎都沒了。真的非常謝謝黃醫師的神奇醫術,治好我兒子的疑難弱視,也一兼二顧治好了過敏性鼻炎。

開心的媽媽 2008/12/2 」

另一位學生的年齡更已高達11歲了,經過治療也恢復正常視力,而且也把從小一直非常困擾他的過敏性鼻炎一併治好,讓媽媽高興得寫了一封感謝函給我們:

「感 謝 函:我的小孩現年11歲,因為眼睛的弱視太晚才發現,直到小學二年級才配眼鏡矯正,當時矯正視力只能達到0.5∼0.6,醫師說已經超過治療的黃金期,醫學上已經無能為力了,讓我們非常沮喪又自責。剛好有一天健康人生藥局的藥師告訴我有一種新的療法或許可以治療,我半信半疑地帶著小孩到光點診所找黃忠信醫師,經過他詳細的診斷與治療兩個月後,矯正視力已經恢復到1.0,真是非常感謝黃醫師救了孩子的眼睛,讓他擺脫了終生弱視的夢饜。

就在初期治療約一兩個禮拜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很令我驚訝的現象,我的小孩從小一直有很嚴重的過敏性鼻炎,他的鼻炎症狀竟然奇蹟式地逐漸減輕,後來就完全都好了;經詢問診所的工作人員,才知道這種療法對過敏性鼻炎也有非常好的效果。這真的是解除了我心頭上另外的一顆大石頭與多年的煩惱。

我的小孩從幼稚園起就罹患過敏性鼻炎,每天早上起床後就不斷打噴嚏、不斷搓揉鼻子,鼻子都搓破皮了,很容易流鼻血,需要一直到接近中午才會逐漸改善,晚上上床前也會發作,也要等到被子蓋暖以後才會改善。一年當中除了六七八月的夏天症狀比較輕之外,其他時間都非常嚴重。

小孩的過敏性鼻炎對他和身為父母的我們都十分困擾,這些症狀會影響到他的注意力與學習力,上課都無法專心。小時候帶他去看遍了各地的醫師,吃藥噴藥很久都沒有多大的效果,也都無法斷根,後來也就順其自然放棄治療了。沒想到在治療弱視的過程當中,不但弱視治好了,也一?把過敏性鼻炎根治了,心中有著說不出的感激,特以此感謝函表示致謝,也願天下為弱視或過敏性鼻炎所苦的人都能經由黃忠信醫師的高明醫術而重獲健康。

感謝人︰王麗○ 身分證︰F22141****

患 者︰許廷○ 身份證︰A12749****

中華民國九十四年二月二十五日」

對於成年人的弱視,一般需要看弱視程度與原因,過去也有不少經過治療後大幅改善的案例。以下這位也是療效超乎她的預期,因此也特地把她的治療經過透過信函分享給大家:

「黃醫師及光點的工作夥伴們: 您好

提筆寫這封信沒有別的意思,寫與不寫,我掙扎了許久,想當面說一直提不起勇氣,我真的真的好想大聲告訴你們,謝謝,真的謝謝,多了這一點亮光及色彩,對我來說我已經相當滿足了,我不求什麼只希望能看清楚一點點,也許一般人無法感受出我內心那股感謝,我甚至想磕頭跪拜,謝謝您這尊活菩薩。五歲上幼稚園的我,在視力檢查中知道左眼弱視,當時的醫學不發達,我的父母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怎麼辦?不知道該怎麼辦,以前人的講法,絕對不能戴眼鏡,戴了一輩子拿不下來。國中時發覺即使坐第一排,眼睛一樣要很用力才看得出黑板上密密麻麻的那個型,我開始向隔壁同學借眼鏡,戴了就清楚一點,戴上眼鏡就清楚一點,但久了開始頭痛,悶悶的痛,因為是別人的眼鏡,我戴不適合,終於我有自己的眼鏡,真的拿不下來了,學生時代很怕視力檢查,因為我有一對爛眼睛,怕同學笑。

在唸護專時,我終於知道什麼是弱視,書上說的九歲以後就沒救了!從那時開始我開始擔心,什麼時候我會變瞎子!想起以前在開刀房實習時,開刀過程中和醫師搭配都相當配合,唯有要結束縫傷口時,我註定要被罵的,以前手術用的縫針及羊腸線要用穿的,我根本看不到怎麼穿針。我沒辦法考汽車駕照,眼睛這關一直過不了,只能考50CC機車駕照,果然出事了,跟公共汽車相撞,左邊鎖骨斷了八字肩帶背了三個月,左側顳骨骨折,壓到了顏面神經,雖然經過開刀治療,左臉摸起來似乎不是自己的,左眼因眼皮閉不完全,常感乾澀,這有如雪上加霜,視力更糟了,漸漸的,色盲測試表上的數字我看不出來了,物體的遠近我分不出了,在來這治療之前,我眼底下的世界比一般人來的暗些,我以為世界的色彩就是如此。今年我三十五歲了,視力是一天不如一天,那種明知結果的等待是很恐怖的,擔心哪一天我睡醒時已經看不見了,其實我家到處放的都是放大鏡,我包包裡也都準備著一個,從未告訴過別人,因為很丟臉,不管我多注重營養,多注意姿勢的正確,保眼用品一買再買,眼睛依然在退步,我看見以前的藝人小象隊,其中一位成員也是年紀輕輕的盲了,什麼時候輪到我?左眼弱視拖累了右眼,原本右眼一百度的散光,居然躍升三百多度,難怪眼鏡摘下時,好似漫步在霧中。

在朋友介紹下,我來到光點,我想不就叫我點眼藥水,紅外線熱療吧!這些我都做過了,眼睛依然在退步。在護理人員幫我做一系列的神經學測試及視力測試,視力表上最大一顆字,摘下眼鏡,站在字前10公分我才看的到這顆字,已經沒資格進入零點幾的程度,我不訝異,開始第一次治療時,我想試試吧!黃醫師您記得嗎?八個貼片您幫我貼上的,在治療開始之時我閉上雙眼,一陣陣電流在我上半身開始竄動,我感覺像在按摩,挺舒服的,所以我睡著了,30分的療程到時,我睜開雙眼,只覺得好亮,再測視力,進步了,但我沒太大的感覺,不確定是我睡了一覺精神較好,還是剛做完的假象,離開診所,我走在台北街頭,遠遠望去,不禁意的發現,原來在承德路與市民大道交叉口的天橋上掛的布條寫的不是”快快樂樂的開車,平平安安的回家”,我清楚的看到布條的字,原來我誤會這麼久。經過兩次的療程,第三次我進診所時,便一直問護理人員,你們藥局的佈置更換了顏色加重許多,色彩配的很美,色彩好分明,很好看,兩位天使一臉莫名的回答我說:『不一直都這樣。』,是嗎?是一直都這樣嗎?之前我一直覺得藥局架上的顏色淡了些,難道真是我眼睛的問題?是真的,我眼睛有問題,原來這世界這麼美,這麼亮,我相信了!

我想上天眷顧認真用心的人,黃醫師我見到的您,一直不斷的的在研究、在求新,每次療程您都會完整的詢問上次治療後至這次治療時的一切反應,一次一次的調整,剛開始未告訴您,曾經車禍傷及左臉神經,一次問診時,您發現我左眼有淚水,便詢問我,我才道知,左臉摸起來不像是自己的,麻麻的,也10多年了,您又開始變更療法,當時我想這又不是眼睛的問題,但幾次下來,左臉頰有感覺了,終於摸起來像自己的肉,我擔心這種感覺會消失,一個月治療後,感覺依然在,認識我的朋友,說我最近看起來,臉協調一些,以前大家總說看我有些怪,但說不出來,這純粹是顏面神經部分受損所致,臉整體有些不協調,不過現在,我真的很謝謝您及光點的工作夥伴,其實這樣我已很滿足,一個弱視又散光的我,多了些感覺,也能再度重新看這個亮麗的世界,在此真的謝謝各位!

敬祝
萬事順心

感恩的雙眼大弱視
易麗○ 敬上 93.9.13」

一粒沙一個世界,每個人眼裡的世界都不一樣。看了易小姐的信,心裡百感交集,原來有些人一直習慣活在自己的感官世界,內心不免也會偶而為自己的缺陷而感到一些遺憾。當醫師可以幫助到真正需要幫助的人,也算是一種滿足感吧!
寫封信給黃忠信醫師黃忠信醫師 留言於 2010/8/28 上午 11:05:26 IP:61.216.2.xxx TOP